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海南凯发娱乐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已阅读

武汉七旬奶奶送快递还债十余年:一棵白菜吃三顿,被豆腐乳馋得流

作者:admin      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22-08-25
html模版武汉七旬奶奶送快递还债十余年:一棵白菜吃三顿,被豆腐乳馋得流口水,还完钱就去回馈社会

2014年,“快递奶奶”袁祥珍走红网络,年近七旬的袁祥珍背负数十斤重的快递袋行走于武汉街头的照片感动了无数网友。

本应颐养天年的她徒步送快递,全是为了还债。1999年,袁祥珍的丈夫身患癌症,为了治病,母子俩变卖了房产、花光了积蓄,还欠下数万元的外债。为了尽快还债,两人开过小餐馆、便利店,都以失败告终。走投无路他们向快借公司借了10万元高利贷,从此身陷无休止的债务漩涡。

2011年,邮局退休的袁祥珍与做了二十年快递员的儿子彭爽承包了武汉市黄鹂路周边的快递业务。出生于1949年的袁祥珍不服输,高喊“年轻人能扛六十斤,我也能!”与儿子共同运送快递。她原以为能在2020年左右还清欠款,却又遭遇疾病和快递行业下行的困扰。

袁祥珍在自家快递站点。九派新闻记者马骁摄

别人赚1.5元,我只赚9毛

依靠借贷,袁祥珍在武汉市武昌区东亭小区内张罗起快递点,她告诉九派新闻记者:“其实,我真心感谢那些放贷的人,他们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伸出了援手。”2011年,债务缠身、赚钱无门的袁祥珍找到银行,期望通过贷款来承包一处快递点,无可抵押的她不出意料地被银行拒绝,无奈之下只得寻求于快借公司。

彼时快递行业利润高、门槛低,竞争是常态。在一次竞价会上,竞标方全是快递机构,仅有袁祥珍一个个体户。处于劣势的袁祥珍为了中标,不得不将价格压得更低。

面对竞争激烈、利润微薄的行情,袁祥珍动起了脑筋。为了节省人力成本,凯发电游,她辞退了最初的两位员工,自己亲自上阵,扛着几十斤的快递一家家的投递;为了寄件质量,每件快递内都装有泡沫垫,“别人赚1.5元,我只赚9毛”;为了一个好口碑,原本只需送到快递站的包裹,袁祥珍和儿子坚持送货上门……凭借周到的服务和低投诉率,袁祥珍如愿拿下周边几家企事业单位的快递业务。

经过两年多的经营,快递站收益见涨,袁祥珍和儿子每月能进账近万元,比起儿子当快递员时千元出头的月薪,袁祥珍感慨自己选择的正确。“他们(借贷公司)经常来催债,弄得我们压力很大。”袁祥珍坦然地说,“但我还是感谢他们,没有他们,我也没办法支起这个店子。”

一支胰岛素打两天,一棵白菜吃三顿

高利贷犹如翻滚于雪地的雪球,越滚越大,压得袁祥珍母子喘不过气。一笔4万元的贷款,每月利息便是4000元,尽管有媒体居中调停,有的债主愿意免除利息,可余下的仍是笔不小的负担。

为了省钱,肉食基本上与袁祥珍母子俩无缘,土豆、白菜、萝卜等蔬菜就是每日的餐食,“一棵白菜能吃三顿”。直至近两年的债务压力舒缓了些,鸡蛋和猪肉末才得以摆上餐桌,“每个月吃两三次肉。”袁祥珍表示。有时有人送来一罐豆腐乳,袁祥珍都会被它的香味馋得流口水。

袁祥珍身患高血压和糖尿病,每日需自行注射胰岛素。为了省钱,她把26个注射单位减至16个,这样一来便能多用一天。为了节省住宿费,袁祥珍将快递点略加改造,里屋放置一张木床、一张躺椅,每晚干活至深夜,困了便与满屋的包裹一同入眠。

而后几年,本就疾病缠身的袁祥珍查出了肝硬化,住进了医院。为了治病,债台高筑的母子两人又添了笔新的债务。如今的袁祥珍,每月吃药需花费2000余元,这给原本拮据的她添上新的负担。

当时的袁祥珍正陷入“越省债越多,越苦越多磨难”的魔咒,媒体的出现令她见到一丝希望。

梳妆台摆满各式药品。九派新闻记者马骁摄

辍学青年留做学徒,走上大型企业岗位

“2013年是最难的一年,要不是全社会的帮助,我多半撑不过去。”

快递站开张的第一年,基本处于亏损状态,正当袁祥珍一筹莫展时,一张照片改变了她的命运。2014年,时年65岁的袁祥珍身背快递袋行走于雨中街道,瓢泼大雨中的她担心快递被打湿,脱下外套覆盖在快递袋上。路过的行人用手机拍下老人淋雨奔走的照片,发送给了媒体,袁祥珍自此走红于网络。

眯着眼凑近手机、背着半人高的包裹,不会骑车的袁祥珍徒步于夏日街头,“快递奶奶”的形象广为传播,也给她带来了不少关注。“你看,你看,有个广东的女孩给我转了2000块钱,又充了500块钱的话费。”袁祥珍拉着记者的手,指着笔记本上的每一笔记账说道:“别人给我的每一笔钱,别人对我的每一分好,都记着在。我就想着以后能回馈他们,回馈这个社会。”

袁祥珍与钟继辉。九派新闻记者马骁摄

袁祥珍受到关注后,来自湖北孝感的钟继辉来到她身边。2016年,武汉一家本地邮局派来7位志愿者,免费为袁祥珍帮忙打理快递点。义务劳动乏味无利,其余志愿者来了几天便不见人影,仅有钟继辉天天都来,帮忙整理、运送包裹,一干就是三年有余。

就这样,高中辍学的钟继辉成了袁祥珍与彭爽的学徒。袁祥珍将钟继辉当作自己的第二个孩子,一口一个“幺儿”,一家人共同吃住。钟继辉也在两位“老快递人”的辅导下,积累实战经验,最终从“失业青年”变身武汉某大型国企的聘用人员。

如今,工作忙碌的钟继辉仍会抽空来到袁祥珍的快递点,义务打理包裹,袁祥珍曾执意为钟继辉支付报酬,却被他严词拒绝。钟继辉向记者表示,“我才三十来岁,没有成家,也没什么压力,那笔钱还是先供袁妈妈还债吧。”

等把钱还完,就去回报那些帮助过我的人

“2018年以来,快递行业下滑得厉害。”彭爽介绍,近几年武汉中心城区的快递业务向远城区迁移,单件快递的价格也低了。同小区内的几家快递点,十年来走马灯似的更换,唯独袁祥珍这家挺立依旧,可利润下滑是不争的事实。

曾经堆得满满当当的房间,仅剩下几十件包裹。九派新闻记者马骁摄

“你看这十来平米的房间,以前都是堆得满满当当,里面的屋子也是。”钟继辉指着房间里几十件包裹向九派新闻记者表示,四五年前与满地的快递件共同入眠的场景不复存在,“寄件量起码少了一半。”

回想起疫情期间小区封闭,袁祥珍说道:“那段时间一分钱进账都没,但是还是得还钱,还要付药费、房租和水电费。”水电费滞纳,袁祥珍和儿子住在断水断电的屋子里,最终是好心人替他们解决了燃眉之急。

面对骤减的业务,袁祥珍显得很淡定,“我们保质不涨价,原来一件赚1块钱,现在赚6、7毛。”在她看来,最艰难的时光已然度过,哪怕还剩十来万的欠款,还清也是迟早的事。

“我相信生意会好起来的,等到把钱还完,我就去回报那些帮助过我的人。”袁祥珍表示做人得自力更生,更要懂得感恩社会。

九派新闻记者马骁

【来源:九派新闻】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邮箱地址:jpbl@jp.jiupainews.com